拿着方向盘进陈田,你可以开走一辆法拉利

发表时间: 2020-07-21 15:30:40

作者: 陈只三

来源: 次要文化 / 公路商店

“在意大利马拉内洛的Ferrari工厂,一辆300万的法拉利需要花费4~6个星期的制作时间,拿10万块到广州的陈田,一天就能给你组装一辆法拉利。”

每一个刚开始玩改装车的新手,都会从前辈那里听说过陈田——一个从名字就透露着城中村气息的汽车配件市场。

那些本该惨死街头,魂归垃圾处理厂的豪车轿跑、拆车件(报废或发生事故的车身上拆下来的零件)总会凭着各种机缘流落到这里,又被拆解安到更多还能抢救的车子身上,重新焕发第二春。


在车友圈里,传颂着太多关于陈田的段子:

“那天我走在路上,看见有辆法拉利原地转圈,等他耍完,我走过去吸了一口轮胎摩擦的余味就立马打车去陈田,到那里后我把余味吐师傅一脸,师傅凶神恶煞地看着我:把钱带够,下周来提车!”

“就算你的车撞到只剩驾驶证,陈田村也能给你装回同一辆车。”

还行,还有抢救的机会

这里是汽车玩家心中的麦加,以至于当陈田传出要拆迁的消息时,圈内哀鸿遍野,汽车号大V们都从各地赶来拍道别vlog。

陈田不仅是国内爱好者的精神故乡,在国际圈子里,它的传奇色彩不亚于摩托界的碣石。

在2014年世界汽车漂移赛的广州站,车手Ross Petty因为失误撞断了Silvia S15赛车的头灯和转向节臂,然而因为车型年代久远,国内没有官方渠道的配件,从美国寄过来换又来不及参加下一场比赛。

图片来源:Speedhunters@Larry Chen


有人建议他,可以去陈田找一找。

当Ross第一次来到陈田的时候,他完全无法想象那些冷门稀缺的车型配件,就藏在一个这样的的地方:一眼望去全是联排的老式商品房,路面因为长期淌着机油被浸染得乌黑油亮,空气里都是机油挥发的味道。

图片来源:Speedhunters@Larry Chen


每家店从墙上到地上都堆满了汽车零件,大到保险杠、轮胎,小到车门把和喷油嘴,数量多到能论斤卖,感觉每个老板都能养活一支车队。

“燃油导轨悬挂在天花板上,几百个节流阀就悬在店主的头上,强迫症车迷不适合这里。”


 图片来源:Speedhunters@Larry Chen


但在他们深入探索的过程中,却愈发感受到这里的不容小觑:

这些看起来只有二、三十平米的小作坊,背后都坐拥着上千平方的仓库。店门口看似杂乱无章的地摊式摆卖,不仅可以让那些买普通零件的人立等可取,还能现场拆车,买个配件也能提供刺身级别的享受:喜欢哪一块,现切给你。

陈田的每个店,都有自己划分的地盘,卖轮毂的一般不卖发动机,卖传动系统的店里你找不到大灯,不碰其他零件,是这里已经隐性形成的江湖规矩。

 图片来源:Instagram@holychan

 图片来源:Speedhunters@Larry Chen


有的店则专门做固定的汽车品牌,据说已经按照地域形成了各大派别:“湖南帮”主打奥迪大众,“福建帮”主要是做日系车,而“江西帮”则包揽了高端德系车。

虽然每个店都积着厚厚的尘垢,店家的手上永远沾满了勤劳的机油,还是会在不经意间侧漏了他们的财大气粗。

 图片来源:小新说车


从秋名山退役的进口车牌被扣下来贴在门脸上,花150块就能拿走。

 图片来源:Instagram@holychan


丰田奔驰的车头随意挂在门口甚至嵌在桌子上,既装点了门面,还顺便暗示着自家的实力雄厚。



陈田的店家们已经对各种豪车超跑免疫了,聊起大奔、玛莎拉蒂就跟聊今天的菜价一样随意。

这里连脚踏车都挂着奔驰奥迪的车标,一个运货的破三轮都能改装引擎,再配个本田联名车标,玩起跨界不输给时尚圈的潮牌。

 图片来源:微博@想开陆巡去买菜的Alex


每一个带着质疑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被这些温暖的细节打消他们的担忧,陈田村永远不会让人失望。


在充分领略了东方式的汽车销售文化后,Ross在这里找到了他需要的配件,而陪他一块去的朋友把这次旅程记录了下来,并发在了世界著名的汽车文化网站SpeedHunters上,从此陈田在国外的改装圈一战成名。

再稀有的汽车配件都能在陈田找到,这并不是最牛逼的,陈田真正的制胜法宝,是那些经验丰富、技艺高超的改装师傅们。

“汽配城的民间高手太多了,能徒手装出一辆保时捷的也大有人在。”

这里是所有报废车、走私车的分尸场,残缺的车身在改装小哥们的手下化整为零,又重新化零为整组装出完好的新车。所有未尽的追风梦,都能在这里借尸还魂。

俗话说的好:嫁个陈田佬,波子拉利加林宝(保时捷法拉利加兰博基尼)


不管多冷门的车型都能找到懂行的高人,哪怕是最新的科技成果,也难不倒这些改装车界的扫地僧。

曾经有一个特斯拉车主的电池出现问题,没有去官方的售后维修,而是选择把特斯拉开到了陈田,被师傅熟练拆开后找到了一组烧坏的电池,仅用了一个晚上就换好了故障电池。

“如果陈田的师傅都说没救了,那这车才是真的废了。”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从这里满意地把车开走,你的口音、穿着、神态和谈判技巧都有可能影响最后的价格和质量,有可能用十分之一的价格就能淘到几近全新的零件,也有机会花更多的钱买走了仿货、三无产品。

当一个人想要在自己的车里增添点物美价廉的“陈田造”时,既需要专业知识,也需要情商和运气。

在这个聚集世界各地报废车、事故车、走私车、翻新零件的灰色地带,没有一个店家会轻易透露这些汽车配件都是从哪来的,被大部分玩家熟知的香港锦田是陈田最大的配件来源地,至少在明面上。

作为亚洲最大的“拆车厂”,锦田见证了香港汽车改装文化的兴起和辉煌,也将大量的汽车零件输送到广东,带动了陈田的发展。直到现在,锦田依旧是陈田大量拆车件货源的中转站。

锦田的一个车场


也有其他的蛛丝马迹,可以摸到陈田另一些神秘的供货渠道。

德国《AutoBild》杂志曾经为了追踪那些被偷走的汽车配件都去了哪,在一辆宝马320d GT的导航上加装了一套GPS系统。

在这辆车的导航主机成功被偷走后,他们本以为它会被卖到德国或者欧洲其他国家的乡下,结果这个导航仪在71天的时间里,从德国跑到了香港,又途径越南,最后抵达了陈田。

显然这个导航仪在陈田得到了第二次生命的开启,最终它又途径宁波,留在了陕西咸阳。

 导航仪的旅游路线图


《AutoBild》的编辑们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导航仪为什么会走出这样一条新丝绸之路,于是他们追随着导航仪的流浪路线来到了陈田。

当他们看到满地的汽车配件和随意堆放的车头时,所有的疑惑都迎刃而解了。

 《AutoBild》的编辑们还和那个买走了导航仪的大哥愉快合影了,不知道大哥对这沿着地下渠道连接起来的缘分作何感想


《Autobild》编辑的经历让陈田在欧美车坛留下愈发浓厚的传奇色彩,加上国内玩家的口耳相传,陈田逐渐成了车友们信仰旅行的打卡胜地,然而天要下雨,雷要劈人,这块藏在城中村里的飞地,终究还是没逃过拆迁的命运。

2019年4月,街道处开始要求陈田的店家们撤离,知道限期的最后一天,依旧有不少商户不死心地坚持开工,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习惯于自己制定江湖规则陈田店家们,最终还是得顺应时代的潮流,四散离去。

大部分的店家最后搬去了广州花都区的凯通汽配城,也是大部分人眼里现在的新陈田,有的人搬到了广州佛山的其他汽配城,有的人开始转战电商互联网,也有的人就此金盆洗手,离开了这片带给无数人速度与激情的是非地。

现在的花都新陈田,也开始逐渐复苏当初的热闹和辉煌,陈田依旧在圈子里不断书写新的传奇:2020年下半年才会上市的迈巴赫GLS 600,在广州车展露面不到一周,陈田就出现了迈巴赫GLS 600的拆车件。

“陈田速度”,出品必属精品


关于这里的争议也依旧没能消散:有人觉得陈田是走私车、报废车的庇护所,也有人觉得这里是平民玩家的改装天堂。

对怀揣一身技艺的改装师傅们来说,或许这都不是他们一直守着陈田的原因,即使他们能空手组装法拉利,东拼西凑的车终究还是没法上路,买家只能收藏或者在家里开着玩,自由的风吹不到任何一个人身上。

比起那些被安上陌生的车子重新震动起来的拆车件,陈田师傅们的命运更像那个12缸的发动机,被钉在茶几里,透过玻璃恒久地望着来了又去的欲望。

拿着方向盘进陈田,你可以开走一辆法拉利
“在意大利马拉内洛的Ferrari工厂,一辆300万的法拉利需要花费4~6个星期的制作时间,拿10万块到广州的陈田,一天就能给你组装一辆法拉利。”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1
广告 活动会展

部分文章系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与交流,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WiNDOW- 闻道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WiNDOW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17257号-1  湘公网安备43010502000799号